固然,当一所学校中有人考上了清华大学,人们会赞扬这个老师教得好,能够让学生考上国内知名大学。但是在他们的学生中,很少有人会关注那些沦为了地痞流氓的同学,人们只会把考上清华大学的学生的成就算是由于这个老师的影响才获得的,却从来不会把那些沦为地痞流氓的同学之所以成为地痞流氓的原因归结给老师。这是多么不公平的啊,难道那些同学沦为地痞流氓就没有这个老师的影响在里面吗?他能让某些同学上天堂,当然也能让很多同学堕入地狱,这就是现实的老师掌握着的权利。

如果将来,我在文字世界可以有一点点的成就的话,我绝对会否认我在威宁民族上过学,绝对会否认有过这样的老师当过我的班主任。因为如果承认的话,别人肯定会认为我所取得的一丝一毫的成就,都是和这个老师和这所学校分不开的。如果有人要问我的经历的话,我就把在威宁民族中学的日子称为一段“灰色的历史”以此避而不谈。

再说了,在学校的时候,总是以开除、勒令退学等等来恐吓学生,让这些除了学习之外就不知道做什么的孩子提心吊胆地遵循学校的规章制度。如今我算是被学校的规章制度驱逐出学校的学生,老师居然又厚颜无耻地来动员我回去上课,这算什么?算是他们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了吗?我看未必,我想他们肯定不会认为他们存在什么不足的地方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老师永远都是高高凌驾于学生之上的。我想他们是因为害怕失学率过高,需要尽量的减少在高三阶段流失的学生数量才动员我的,因为很多对高考无望的学生,会选择中途退出学业,免得浪费了已经成年了的劳动力。之前我和你说过,那些普通班的学生之所以不像重点班的学生这么害怕老师,就是因为他们不在乎自己的学业,就算学校开除他们,他们也不会留恋,因此他们就不会害怕老师的恐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