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刚刚转回头的时候,我的余光却突然看见了她的影子,由于雾蒙蒙的玻璃被水珠下滑时弄得干干净净,我从那些细缝里不难分辨出她的样影来。
我偷偷的再次瞧了瞧那个人影,确定就是她了,但是我不知道出现什么事情了,她怎么会到这里来等我呢?而且现在距离下课也还有十多分钟。
我心里顿时担心起来,难道是张军欺负她了,她跑来寻求我的保护?但是我又否定了这个猜想,学校里他张军不会这么乱来的。难道……我实在猜测不出来,唯有期待早点下课。
终于还是下课了,我马上收拾好书,等待其他学生能够快点走,我等要走的同学都出了教室后,就急忙出来见她,而且心里已经作好了愤怒的准备。
但是让我好笑的是,看到她高兴地贴着墙站着,我居然没有发觉刚才的猜测的荒谬,然后问她:“他欺负你了吗?”
搞得她莫名其妙了,我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我多想了。
看着她把双手都伸进热水袋里取暖,我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一下,证实了热水袋已经被充过电了后,才微笑着问她:“喜欢吗?”
她把一个脑袋像缝纫机的针头一样使劲点了好几下,然后叫我走快一点,今天回去做饭吃。
我们赶紧离开了班级门口,省得同学们碎言碎语的。
一路上她都要我也伸进热水袋里取暖,而我则以丝毫感觉不到冷作为回答。我当时不管是心里还是手脚,全身都是暖呵呵的。